第一张:童年
我刚出生就哭了足足108天,我不知道那时的我在哭些啥,或许是哭老天爷对我的不公吧!
直到最后几天我父母才发现我眼睛有问题,从这时起,我父母开始了漫长的寻医问药之路!
在给我看眼睛的这个过程中,我父母花了不少钱!让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次是在我5;6岁的时候,医生说这孩子的眼睛没得治了,那次给我诊断的医生是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并且还是眼科方面的权威!
我看着父母那失望的表情,我心里很难受!当时母亲就哭了,父亲一声不吭的沉默着,小舅也没吭声!最后还是小舅打破沉默说了句,回去吧!
父亲没听小舅的,他说,既然孩子的眼睛没得治了,那称他还能看得见的时候,带他看他没看过的,玩他没有玩过的东西吧,直到把带来的钱花完为止,还不知道孩子以后有没有机会看那些呢!
我记忆中的碎片,那次我看了很多动物,有星星,老虎,豹子,狮子,大象,猴子等!玩的我只记得两样了,一个是坐船,父亲在那开船,我在那指挥!还有个就是做飞机,那个飞机慢慢的转圈,慢慢的升高的那种,那次我真的很开心,那年应该是93;94年!
转眼我该上学了!我从学前班开始上起,镇中心小学的那些一排排的教室都是平房,并且还是属于危房,随时都有可能塌掉的那种!
我读完学前班,学校终于准备动工推倒最危险的那排危房,建设新的教学楼了,学校在外面租了一间大房子,安排了部分学生在那间房子里上课,而我、就是那部分学生中的一员!
在那大房间里没读多久,我就转到了村里办的学校,村学校只有1;2;3年级,没办法,场地,老师都不够,村里的孩子也没那么多,镇中心小学的新教学楼也还没建设完成,至于我为啥转到村里办的学校,我实在是不记得了!
当镇中心小学的新教学楼建设好后,我们村的学校没过多久也就停办了!当时的我还以为我没书读了,跑到村学校询问老师,老师给的答复是让问父母,回家后我跟父母吵着闹着要读书,还大哭了一场!
开学后,我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了,因为我又再一次的踏进了镇中心小学的大门!在学校,我一点都不寂寞和孤独,有许多小伙伴主动和我玩,当然也少不了有把我当成异类的同学,成天瞎子前瞎子后的叫我,有的甚至拿小石头砸我!
小时候,母亲只要听到或看到有同学叫我瞎子和用石头砸我就会找到那个同学的家长讲道理!在学校,还有件事让我记忆很深刻,97年的61儿童节,上午、阴天,我有幸被学校选中参加了学校举办的61儿童节的活动,无奈,到了中午开始下雨,活动被迫终止!
回到教室,这时我哥打着伞给我送来了有史以来第一份,也是最后一份61儿童节的礼物,一个冰淇淋,他当时在读初中!那时,我们基本上没啥零花钱,就每天母亲给的好像是五毛钱还是一块钱来着,这钱是给我们吃早餐的!我比哥哥好一点,我每隔一个星期都能从爷爷那要五毛钱的零花钱!
当时的冰淇淋也不便宜,起码也要两三块,当时的两三块对于一个初中生来说已经很多了!哥哥为了给我买冰淇淋,可想而知,把自己的早餐钱省下来了!
99年,我失学了!我的眼睛越来越不行了,坐在第一排都看不清黑板上的字了!我也只能离开学校!刚离开学校的那几个月里,我时长偷偷跑到学校,到原来的教室那,扒着窗子往里瞧,老师也很同情我,可谁让我眼睛不行了呢!
当年教我的老师,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位,一个是曾老师,一个是吴老师,他们对我的帮助是最大的!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忘记这两位老师!
在我辍学后,我爷爷把他听的红灯牌收音机拿给了我,那个收音机只能听中波!我最喜欢听的节目就是湖北广播电台的今夜不寂寞,这是一档谈心类的节目!那个时候,我虽然很小,可想的很多,我时长问自己,你长大后做什么,眼睛又看不到,难道跟邻居家的亲戚一样,去乞讨么?邻居家的那个亲戚也是个盲人,他背着个袋子,左手拿着个破碗,右手拿着棍子以乞讨为生!这个盲人是我邻居家男主人的亲大伯,每次这个盲人来我邻居家,就连他亲弟弟贵方都讨厌的要死,我可不想和他那样!
听了一段时间的收音机,我明白,盲人除了乞讨,还可以做预测,也可以做按摩!我想了很久!我到底要做什么?给人算命这一行打心里我就不喜欢,最后我决定长大后就做按摩了!
我辍学在家的这段日子,除了晚上放学,双休日找邻居家的同龄人玩,基本上就是我自娱自乐了!我最喜欢干的就是夕阳西下,坐在院子外的歪脖树上看风景!
我眼睛最后的一点势力也彻底被我毁了!在家里没事干,除了听收音机就是看电视了,看电视的时候,恨不得把脑袋伸到电视机屏幕里去!我那可怜的微弱势力不下降才怪了,更何况我家的电视机还是以前的黑白电视机呢!那时,我最喜欢看的就是琼瑶剧,正因如此,也奠定了我将来对感情的态度,因为我中了琼瑶剧的毒!
2000年的一个夏天,父母从田地里干完活回来已经是晚上7;8点了!皎洁的月光照着大地,那种环境真的好美!就在这种环境下,饭后母亲在那收拾碗筷,父亲就在那给哥哥上政治课,哥哥当时也即将踏入大学的校园!父亲说,把你培养出来不容易,你弟弟又是个残废人,你将来一定要照顾他,即使你没有吃的也要给你弟弟吃!那时我听到这话感触没有那么大,毕竟当时我还小,有些道理还不懂!像这样的政治课,父亲没少给哥哥上!
转眼到了开学的日子,哥哥带着行囊去了市里读大学,无所事事的我开始学起了骑自行车,家里的28杠我骑不了,于是就拿我表姐的车骑,我姑姑的女儿,也就是我表姐,她读初中的时候是住校的,周五晚上回去,周日晚上来,她的自行车就放在我们家的!第一天,我的堂嫂看见了就说,你还能学会骑自行车,算了吧!听到这话我就是不服气,我的性格很倔强,别人说我干不成的事情我就偏要干成!不知道我摔了多少次交,当天我就学会了骑自行车!
我正沉浸在学会骑自行车的喜悦里,到处骑着自行车晃悠的时候,突然有件事情降临到了我的头上!
那是2001年的夏天,我正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晃荡,有人占用了半边的马路晒着黄豆,我的一个小侄子就坐在晒着的黄豆上玩,他是我堂哥家的小孩!
当我骑到这段路的时候,突然我的眼睛开始模糊,也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自然而然的我把我的小侄子给撞了!当时孩子的奶奶,也就是我的伯母就说,眼睛不好,齐什么自行车么!
听到这话,我真的好难过!情绪低落的扶起自行车,低着脑袋推着车就回家了!好几天都不敢上街去,怕我那个伯母和堂哥找我麻烦,也不敢跟父母说,过了几天,这事情还是让我父母知道了!我父母没有责怪我,但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碰过自行车了!
我从小吧还算比较懂事,爷爷喜欢打牌,下午早早的把晒在厨房门口的稻谷用口袋装起来后放在那就不管了,自己做饭吃完就去茶馆打牌了!爷爷没有和我们一起吃,父母干活回家又比较晚,稻谷放在外面我又不放心,而我又扛不动稻谷,我只能一点一点的往家挪了,父母知道后很心痛,怪爷爷只知道打牌!
我也有到田地里干活的经历,父母把田里的稻谷用镰刀割倒在田里,然后我就把稻谷穗子弄成一堆,用草绳扎成捆,父亲就把捆好的稻谷挑到一起去堆着!我也帮我母亲弄过菜卖,总之我父母为了我们兄弟两个、是啥都干过,种过藕,开过豆腐坊,养过鱼,水里捞过螺丝等!最后为了我们哥俩,我父亲还得了不治之症,这都是后话了,这里就不多叙述了!
在我记忆的碎片里,有那么两件事让我父母特无助,也是那两年里发生的事!第一件事是因为我哥的学费和生活费,那时种田还得给国家交钱,不交钱那就交相应数量的稻谷,可是粮管所给的价格要比外面的价格要低很多!
想着多卖点钱的父母不愿意那样干,村干部三天两头的来我家逼我父母交钱或者交粮,我父母又暂时联系不到收稻谷的人,家里也没有钱,如果选择交粮,那我哥的学费和生活费又不够了!
那几天我们就像做贼似的,大门都不敢打开,上街都要偷偷摸摸的!那天,终于被村干部堵了个挣着,从上午一直给我父母做思想工作做到下午,弄的我们中午饭都没吃!下午做饭的时候,村干部还说要把我们家的锅端走呢,最后我父母实在没办法,只能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把稻谷给交上去了!
我隐隐约约的记得当时的稻谷价格是96元100斤,粮管所给的价格
好像是91元100斤!
第二件事还是给我哥凑学费来着!当天我父母雇人把田里的稻谷都用镰刀割倒了,但是没有收成一堆,就那样让他倒在田里的!本来天气预报说的是没有雨下,可是谁能想到,半夜却下起了大雨,那场雨下的那叫个大呀!我父母穿上雨衣就直接去了田里,这种情况下我父母也没办法去抢那些稻谷了!我父亲当时就晕倒在了田里,我母亲好不容易把我父亲拖到了一个草垛子旁边,过了好久我父亲才醒来,我母亲一直在旁边守着,又冷,心里又急,那种无助的样子是人想到都会心疼吧!最后那次收的稻谷远远的低于了市场的价格卖掉了,因为被水一泡,稻谷有的都发芽了!